凯莉大佬头上的小星星

= =+

关于汤姆里德尔

一个很短很短的产物。
原创女主。
我是玛丽苏:D
ooc。

他坐在她身边,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脸,停留在她的唇间。看着卡罗尔惊惶失措的表情,把她拉近,轻柔地吻着她的唇。
  
  “唔…汤 汤姆你别这样!”
  
  卡罗尔一把推开了汤姆,汤姆绕有兴趣地看着她,从她十几岁一直到现在,说真的,他还从未如此渴望过一个女人。
  
  卡罗尔颤抖的手触摸到了自己的唇,自己刚刚被吻了……
  
  “My lord,恕我无礼。”卡罗尔的理智唤醒了她本人。冷漠的眼神映上面孔。
  
  汤姆无所谓地摆摆手,像是要放她走。卡罗尔微微附身,准备离开。汤姆抓住了卡罗尔的手,在她耳后轻声 :“我不会放过你的。”
  卡罗尔收回了手,面上仿佛无事,心却跳得很快。
  可是,她知道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
  抱歉了汤姆。
  我爱你,可是……
  
  卡罗尔狠下心来,没有回头。
  
  

那什么凯柠

啊啊啊啊!!我爱她们!!

正常的萝卜:

*呜呜呜呜表白鸟爹和她的达拉崩吧!
*世界第一ooc预警
*cp有雷卡,貌似有一句话嘉瑞安艾,多角色打酱油
*短小,运动会上码出来的无逻辑神经病产物
*柠檬妹天然无口私设
再说一次ooc是十分恐怖的ooc!!!!
最后是本人戏精乱入
@凯莉大佬头上的小星星 呜呜呜呜是送给她的,我要把她吹爆(´・ω・`)




-1-
凯莉是童话故事里的一只恶龙。
-2-
凯莉出没于各个童话里,麻木地照着剧本给打酱油的人类带来灾难然后掠走公主,回到自己的洞内跟他大眼瞪小眼一段时间,等待勇者来拯救他的爱人。
等待期间是无趣的。凯莉夜晚时偶尔会幻化出大灰狼和蝙蝠来吓醒公主,以此来获得一些乐趣。
有时候碰到有起床气的公主还讨不到好果子吃。曾经在一个拎着路障柱的勇者赶来救他的公主的前一晚,凯莉因吓醒那个银色头发的绝色公主,一截头发被原谅大砍刀劈断。
-3-
凯莉是个爱吃甜食的恶龙。她住的遥远的山洞里,洞里堆满了甜食。
但为了恐吓公主,在每次出门掠走公主前,都要施障眼法,让糖果变成骷髅头,巧克力变成倒挂在头顶的蝙蝠,蛋糕成了囚笼。
凯莉曾经捉到的一个爱甜食的公主,把囚笼吃掉了。
-4-
凯莉收到蛋妮寄来的剧本。这次要抢走的是柠檬国的公主安莉洁。凯莉出门前精心把蛋糕变成恐怖的囚笼。
柠檬国的城墙外十里都能闻到柠檬的清香,照常用洪水摧毁田地和房屋,地里的柠檬和锅碗瓢盆漂浮在洪水上。
吓走戴着眼镜的紫头发国王,凯莉找到了卧室里的公主。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片柠檬缀在她耳畔。
凯莉突发奇想,想象自己是前不久刚交过手的青蛙王子安迷修。棕发骑士在击败她后跪在晕倒的公主艾比前深情款款的吻醒她,然后被醒来的公主吐槽恶心帅。
小心翼翼的弯下腰,凯莉鬼使神差的轻轻去触碰公主柔软的双唇。
在公主睁开祖母绿的双眼时,凯莉才想起自己不是王子或勇者。是个要抢走公主的恶龙。而坐起来的公主抱紧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恶龙。
“你是要带我走的吗?”
-5-
她一直很安静,没有尖叫或梨花带雨的哭泣,相似的情况让凯莉想起那个甜食公主。
安莉洁没有吃掉囚笼,让她松了口气。
-6-
凯莉伤的很重。
恶龙走到哪里都会被排斥,适合做的工作只有撮合每一对cp的反派。
从猎人手里逃脱,跌进山洞后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粗重的喘息。囚笼触碰到了流的满地的龙血,缓缓变成了草莓蛋糕。
一双冰凉的手触碰了淌血的伤口,带来了一阵有麻痹作用的冰凉感。猩红渐渐停止了外流。
模糊的看见在月光笼罩下的祖母绿色的双眼。
像是被凯丽吓得神智不清的大地主,一个劲往她手里塞的绿宝石。
满怀柠檬的清香。
-7-
小机器人告诉凯莉被命运安排来救公主的勇者似乎在城里被他的哥哥阻拦了。
漫天星空下凯莉躺在草地上,月亮像橘子味的泡腾片挂在漫天繁星中。安莉洁无声的走过来躺下,闭着眼的凯莉嗅到柠檬香。
安莉洁轻喊了声凯莉。凯莉站起来。
勇者总有一天要来救走她的公主。
而凯莉很清楚她是作为反派的龙。
-8-
数日后勇者才翻山越岭找到了恶龙和公主所处的山洞。
凯莉惊恐地发现,勇者就是当年吃掉蛋糕变的囚笼的公主。
他背后的岩石探出印有黄星星的头巾。
那是那次提着大锤子追来的勇者。
-9-
勇者吃了太多的甜食,他踏出的每一步都让脚下的岩石裂开一条缝。
本来按照剧本跟勇者过两招就可以放人了,接下来公主会跟勇者永远幸福的生活。凯莉抹去左脸颊的血,身后地上的碎片又组装起来,月刃闪烁寒光。
雷电接住了勇者面前落下的刀。
-10-
安莉洁根着勇者走了。
按照一般剧情凯莉会养伤一段时间,然后等着蛋妮下次安排的任务。
可安莉洁对于凯莉来说是个不一般的公主。
-11-
在翻越煤老板之山时凯莉追了上来。先是狂风,恶龙出现在三人面前,粉色兽瞳倒影公主的绿宝石。
但动作太大以至于塞在长袍内的巧克力和糖果都掉了出来。
不出凯莉预料的,勇者猛地一怔后踮起脚尖跟头巾锤子哥耳语,转眼就带着满地甜食消失。
-12-
公主脸上慢慢露出微笑,站在被风吹起涟漪的草地上向恶龙张开双臂。
大龙,请带我走。

-后续-
镶满萝卜形宝石的皇冠掉到地上,瘫软在地上的红袍的国王不断的向后爬,一把鼻涕哆哆嗦嗦的求恶龙和驯养龙的巫女放他条生路。
“请叫人家凯莉小姐~”两颗星星扇过国王的猪头脸,兔子一样的大门牙裂了一半掉下来,国王忙捡起来塞回嘴里。
“还有,我旁边的才不是什么巫女。”
“是我老婆~”
end

【雷卡】stray

第二章在这里!!

正常的萝卜:

ooc有那么大
无意识随手码
无剧情
估计第五章完结的短小
我心向党




精美绝伦的尖顶建筑,白玉柱上细细雕刻着精致的花草纹路,五角星和闪电形几乎是随处可见,奢侈的壁画上诉说着一个王朝的故事和传奇,花园内清澈的水池里珍贵品种的鱼麻木的吞下每天精准定好的鱼食,穿着荷叶边女仆装的侍女们整齐有序的安静走动,清扫,做饭,帮着自家主人传递着机密或藏着剧毒的甜蜜,皇宫里流动着灰色的空气。
一重重的高大建筑把皇宫跟外面隔离,连只鸟都不会飞进来。血管里流淌着雷皇血脉的贵族们沉迷在变相的囚禁中,许多一生都享受着奢侈的生活,看着千篇一律的鱼逗弄只会摇尾巴的宠物,然后自喻高高在上的王族。雷皇是年已九十的白发老人,他对皇宫内跟自己无关的灰色斗争视而不见,把贵族女子为改变家族和自身命运的纷争看作儿戏。痴人说梦,扭转自身的命运? 在雷王星由雷皇决定每一个人的一生,雷皇的权利操控他的每一个子民。这个世界里掌控命运这么奢侈的权利,绝大多数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
他的儿媳甚至是孙媳的明争暗斗,被扔到贫民窟里去的儿孙,他都不大在意。而这个在冬天里闯进雷皇宫自称有着雷王星皇室血脉的平民却意外的让他起了点兴趣,那瘦弱的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小的孩子执着的顶着推着他头的侍卫的手,明明被恐惧蹂躏的颤抖的不停,也说什么都不肯走。脾气不好的侍卫自然让他吃了点苦头,直到侍卫的手都被冻僵了动不了后,雷王星的三皇子路过了这里。这才堪堪十岁的小皇子一分一秒都不能在雷皇宫里和其他皇子一样安分享受奢靡的生活,日常就是绕着皇宫高大的围墙散步,奢侈的宝石斗篷沾上了灰尘也毫不在意。斜着鸢紫色的眸,傲慢的像是天生的王,看着飞鸟都不敢进入的天空,瞥着囚禁他的高墙和权杖。雷王星的三皇子,几乎公认的下任雷皇,侍卫怎么违背他的意愿,停下僵硬的拳头。
喂,都缠着这么久了,身着华贵衣衫的皇子露出小虎牙来,怎么也得给那老头子汇报一下吧?
被雪花糊的有些看不清颜色的刘海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和外面的天空一样的蓝,仿佛无论如何都触而不及的萤火。

戴着宝石的手指在台下遮掩着抖动的双唇不时指指跪在雷皇面前的孩子,宽大的披风遮不住不断扫来的实现,几名面无表情的老侍女戴着雪白的手套在雷皇眼神的示意下上前,拨开头发上的一层积雪,然后行礼退下,在无人的角落里淡淡的脱下手套扔进桶里。
刺目雪白下是雷王星皇室成员头发独特的颜色,雷电般的黑蓝色,发梢闪烁着点点深紫。坐在雷皇右侧的女人鸢紫色的眸中划过一瞬的冷意。台下的老臣和侯爵议论声逐渐扩大到在殿中引起轻微的回声,跪在雷皇前的孩子却昂起头,幽蓝的眸直视手握权杖的雷皇。
在极轻蔑的笑声后,两名戴着白手套的侍女上前,一名优雅却冰冷的将披风脱下拍去尘埃,放进托盘中离去,一名挑开孩子衣服上的几颗纽扣。他定定的跪在那里,抬着幽蓝的眼眸看着权杖上的红宝石,任由侍女慢慢解下他衣。褪去褴褛,白的有些病态的坐胸口跳动着一道闪电,像是极深的疤痕,深入到早已冰冷的骨髓和麻木的心脏中,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一个本不该出现的生命的疼痛。痕迹,这道痕迹代表他血管里流淌着一半雷王星皇家到血,最后到唯一的证明,他母亲在生下他后最想守护的东冰冷的天里裸露出胸口,早已被冻的麻木,不理会对台下的纷纷议论,幽蓝的宝石跳动和胸口一样的闪电。皇位上的老者让侍女退下,挥开上前搀扶的侍从,缓慢的脚步声响在宫殿之中,议论声也瞬间消失,如同摁下了暂停的摁钮,四周回归一片寂静。
雷皇离他越来越近,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侍从适时垂首接过沉重的权杖。
为证吾神圣的雷皇血脉,苍老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布满皱纹的右手十指微微转动,锋利的匕首出现的悄无声息,在指缝中流出寒光。创世神庇佑。几名侍从上前粗蛮将他双手束缚提到一定的高度,娇小的身体不得已脚尖微微离地。刀尖插入左胸的雷电形胎记,刺目鲜红妖异爬出,破开苍白的肌肤,匕首毫无顾忌的在左胸划动,更多的液体喷涌而出,顺着平坦滴落到丝绸毯上,与红色融为一体再也分不清。
绽放的曼珠沙华般溅起血花,浓厚的血腥铺盖住了雷皇宫灰色的气味,猩红映入某个女人鸢紫到眸中,沉淀出葡萄酒般的颜色。整个胸膛都被血液冲刷,雷皇猛的将惬意饱饮了血液的匕首抽出,血花溅到孩子面无表情的脸上,雪白的脸颊上绽放妖花,幽蓝却毫无波澜。
侍女上前用力用毛巾抹去左胸不断冒出的血,雪白的布面瞬间变成红色,只见胸口依旧是一道闪电,被血浸染,仍然妖异。雷皇罕见的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将匕首甩在地上扬长而去,寒光刺破丝绸红毯颤抖的发出嗡鸣,匕首上的血渗进地毯离。神明审判般改变了一个生命的命运和存在。
雷王星那个雪夜里,所谓雷鸣早已在茫茫飞雪中死去。

而活下来的那个人,叫卡米尔。
连多碰他一下都极不情愿,年轻的小侍女草草将卡米尔冲个浑身湿淋,扔下擦水的毛巾,紧忙去和同辈的姐妹们争夺掌握权力的皇子或王妃的宠幸。赤身的孩子踏出浴室,水珠在脚下汇聚成积水,映照一抹蓝。
贫民窟瘟疫泛滥,卡米尔却没有被医生检查出带有疾病。过度的瘦弱,凸显出明显的肋骨和背后的脊椎,看上去比实际年林要小一些,个子也比同龄人要娇小。左胸的伤口刚刚被医生处理好,还不能沾水,刚刚一番毫无感情的随意冲洗让伤口惹上了水珠,撕裂般的疼痛。
贫民窟的孩子在生活中就会学习如何自己舔舐伤痕。皇宫的卫生条件明显是贫民窟不能攀比的,卡米尔撕下些布条借着窗外的光包扎。血红渗入布条却终无力的停止漫延,疼痛却并没有减轻。没有沾染上瘟疫,是因为被妈妈保护的太好了吗。卡米尔弯身捡起地上擦水的毛巾,到底侍从侍奉的不是他们所发誓效忠的皇室成员,而是手握权力的人。皇宫里的人都是灰色的,不过是变相的贫民窟,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想着怎么活下去而已。

欺骗,利用,联盟,伤害,棋子在互相残杀只为了能摆脱附加在身上的命运,为了逆转局势或为了更重要的东西放弃生命,杀戮被当成儿戏,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被雷皇操控的命运,无非是先下黄泉,后入轮回的区别。
背后窗口传来轻微的响声,卡米尔迅速后退并转身直视声音的方向。贫民窟的孩子反应都很快,为了能尽快的发觉危险,然后守护住不易得来的充饥食物。翻窗而入的小皇子没有把被迅速发现的惊讶表现的太明显,挑起的眉顺势当作了打招呼的方式,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翘着腿坐在窗台上,不看华贵的衣衫,嚣狂的与戴着眼罩十恶不赦的大海盗无甚区别。
鸢紫与幽蓝在月光下相撞,倒映出彼此的颜色和轮廓,两种冷色融合在一起,扭曲,调和,又永不分离。左手将毛巾遮住身躯,右手指向紧闭的门口,双唇微微张开,冷淡却掩盖不住幼童清甜柔软的声线。出去。

诶,为什么?





似乎发不出来的部分?
http://zrnsflx.lofter.com/post/1efdf420_117c7c31

[雷卡]stray

首先先看这里!!
这文是代发!!!大概是因为她发不出去然后叫我代发。
然后@正常的萝卜 ←是这人写的她是太太呜呜呜


作者有话说:
初设是一把四十米烈斩所以取了个比较虐的名字,后来考虑到“身为卡厨的我在看雷安粮时不喜欢卡卡出现更不用说被虐”的同时能吃下雷卡的安雷安党的感受,所以把刀子收回来不涉及安哥,名字现在懒得改了
(ooc有 私设有 )








-壹
幽深的暗巷冒着恶臭,生锈伴着血水味的铁桶倒在地上,倒出蝇虫围绕的暗色液体,飘浮着星星点点的痕迹。不时有三两只尾尖猩红的灰鼠爬过,钻进桶里边去在寂静的巷子里搅动噪声,接着麻木的钻出来,拖拽着一两根白骨离去,留下一串晦暗的足迹。头顶亮着发出刺耳噪音的灯泡,滋啦的声响像是在咀嚼着人的累累白骨,最后发出幽魂般的白光,时而坠落到巷子的黑暗里。
贫民窟的天永远是黑的,像棺材盖笼罩在贫民窟之上,任由瘟疫和饥饿肆虐着棺材内迟早要坠落的生命。还能动的人总会掐着自以为早的时间,爬出和蛇鼠相伴的空洞,麻木的移动着双腿,在巷子或更远更偏更安静更荒无人烟的地方去,翻遍早已熟知的铁通。每个绝望的日子里,新的血腥和白骨都会出现在贫民窟的地面上,被饥饿折磨的失去理智的人,会踏进他人的洞口或漏风的房门,两个骨瘦嶙峋的人,会用最后一丝体力来撕打,扯下对方的头皮,最后留下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啃食着刚无声息却早已冰冷的骨骼,声音在贫民窟里回荡,或者两具寒尸堆在一起,成为饥鼠充饥的食物,
或是更多无力的人的饱餐。
没有甜咸苦辣之分,所有能让生命延续的东西即是世间甘甜。只觉得涌入喉咙的血是天赐的琼浆玉露,树皮是神明施舍的山珍海味。感觉到从习惯饥饿的胃传来的在吃下比昨日多几口的食物后的暴涨感时,跪在地上虔诚的感恩神明所赐予的生命和食物,在第二日与猩红双眼的人或早已疯掉的老狗抢食时,被摁在地上凌辱时,被削掉半个耳朵被抢走一块面包时,才会讽刺般的想起,他们的神明早已将他们抛弃,扔给地狱的魔鬼折磨蹂辱,娱乐性的看着他们不断的在魔爪下挣扎又放弃,然后将手中香甜软糯的蛋糕喂给神明们庇佑的孩子。
这里是一座还有活人的坟地。
贫民窟的孩子多半都流着一半王公贵族的血。
上流社会贵族公爵与卑贱女子生下的孩子,不是在生下来后就被浸在水里溺死,就是被扔进贫民窟里边和卑贱为伍。一部分会给他们的亲生骨肉换个死法,抛进贫民窟里,不让皇室沾染上劣等人的血脉,宣称他们的仁慈和义举。
被扔下来的小孩多半还不会讲话,要么被力气大点的仆从摔死在街道上,要么体弱受不住冰冷和瘟疫早早夭亡,活下来的,则要接受生命本身的邪恶和绝望,懵懵懂懂学会赶走汪汪叫的动物,和面无表情的骷髅抢食。而到了贫民窟最舒适的死法,大概是在摔下来后暂留着的眩晕中被饥饿的人群分食,永远停留在幻想中的父母怀中。
创世神是个随意的人,他想要谁生来荣华富贵,想要谁一世受尽折磨都可以,他让一些人在平安盛世中走完一生,又让人早早在瘟疫和濒死幻觉中被死神割走。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不公平的存在,命运摆布着无数生灵。
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大赛。赢得大赛,杀掉所有与自己竞争的人,就可以扭转自己不公平的,扭曲的命运,与神并肩。很多尚存一丝希望的人走进了大赛,而绝大多数的人一生都踏不出贫民窟高高的围栏。

雷鸣的妈妈希望雷鸣能参加那个大赛。他的妈妈是个温柔的人,有一双和他一样的蓝眼睛,那是外面世界天空的颜色,那里的天空会漂浮着甜蜜棉花糖般的云,会拥抱飞翔的鸟儿,会给蓝天之下的生命平分自由。
那个女人总是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摇曳的裙摆在雷鸣心里泛起涟漪,总是让他更坚定走出贫民窟的念想。在的贫民窟里,那是跟尘埃的灰和骨头的白一样常见的颜色。
红色。雷鸣听他妈妈说,外面的世界里会有这种颜色的花。雷鸣的妈妈去过外面的世界,在外面生活过,她常常摸着雷鸣的脑袋,告诉他外面的世界的美好。
空气不是伴着浓厚铁锈血腥味的,天不是永远是黑的,人不是骷髅样的,食物不是脏的或腐烂的,人的手是暖的。比妈妈的手还要暖吗? 当然啦,比妈妈的手要暖的多哦。灰暗的世界中闪烁一丝柔和的温度。
那妈妈,外面会有光吗。
雷鸣是他妈妈给他取的名字。
他妈妈经常告诉他这是他的名字,并告诫他永远不要忘记。雷呜疑惑时,妈妈会笑着揉揉他的头,说一个人的名字代表着他的存在。不能忘记自己的名字,也不要迷茫自己存在的意义。
所以要好好活下去。
雷鸣的妈妈心里有块时钟,总是会在贫民窟其他人感到奇怪的时间里喊醒雷鸣,带着他走很远的路,到有些野菜的地方去。那里的天空没有这么可怕,偶尔还会露出几缕细微的阳光来。妈妈妈妈,那你的名字是什么? 抱着摘完的野菜蹦下山坡转过身来,妈妈的存在是什么? 柔和的面庞上划过一丝僵硬来,但瞬间被更柔和的声音掩盖,比起这个,还是担心一下野菜会不会又被抢走吧。
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妈妈告诉他名字的那一天。
贫民窟的冬天格外的冷,像是冰矛深深插进每一个毛孔最后到心脏,从指尖开始慢慢往上蔓延,直到彻底冰封。深入骨髓的冰冷感觉,让连动一根手指都是奢侈。雷鸣和妈妈住在破败不堪的木屋里,这间本该倒塌的屋子被修修整整拎起来继续工作,四面墙壁被杂草塞住了漏风的空隙,角落里有张几乎没有棉絮的被子,放在一边的水桶里的灰水在悄然无声的结上冰。
每个冬天都是贫民窟的一场大赛,所有人都把这冬天过后的大街上的尸体作为一年的希望,那些僵硬的肉块可以填饱被冰渣肆虐一整个冬天的胃。暗中捏碎了掌心的冰晶,咬着牙坚持下去,总会见到希望的曙光。
但总有人是坚持不住的,他们冲动的赶在冬天结束前出了下策。
这个女人比他们想象中的更灵活,揪住她出门寻些柴草来烧点火取暖的空当,躲在转角处抓紧了她披散的长发就往墙上摁,她尖叫着挣扎,声音刺激了他们扭曲的心,抡起拳头往她脸上砸。血一口接着一口呕出来,淤青和紫痕满上脸颊,他们口中的婊子还在不甘的抓挠着他的脸,发丝中露出一双坚定的令人发寒的蓝眸。
明明同为卑贱的贫民。

雷鸣蜷缩在单薄的被子里,依靠贫民窟酷寒的冬夜里唯一一丝暖意。不知道多久前妈
妈揉着他的脸,温柔的告诉他,有了柴草烧点火就能暖和起来了。火是能够给人带来温暖的东西吗,红色的,温暖的,柔软的,有光芒的。它是跳动着的精灵吗。木板门被猛的砸响,是妈妈,雷鸣急忙跑到到门前把门闸打开,红色的身影倒了进来。凌乱的发稍带上了猩红,手肘和赤裸的脚上是刺目的血迹,雷鸣看到门外街道里厚厚的积雪上是长长的一条血痕,冬日里吸进肺里冰冷刺骨的空气中带上了浓厚的血腥。妈妈几乎是颤抖的让他把门关好。屋内瞬间浸泡在了血海中,刺鼻的腥味涌来,紧紧缠绕着雷鸣和她。雷鸣后退两步,噗嗤一声踩进血水里,溅起涟漪,他慌忙把门闸关上,扶过妈妈的手在木板门上留下刺目的血痕,一个小小的巴掌印在门上,像是幼小恶魔的爪子。妈妈留了太多血,仅仅是几秒后狭小的空间地板上就尽是血迹,她雪白的双臂紧紧按着腰腹,却不住的涌出更多的鲜血。妈妈深吸几口气,努力不让声音更沙哑,安抚雷鸣不要害怕。
那天是冬天最冷的一天,雷鸣感觉到出生以来最高的温度,是他妈妈那天留的血。
贫民窟瘟疫泛滥,离的近的村庄不注意经常会被感染,而这种难根治的疾病传播速度极块,几年前让近带村庄搬迁,并拨了些侍卫把守贫民窟边缘,禁贫民踏出贫民窟活动,名曰控制疫情。这是一年中雷王星最冷的一天,暴雪肆虐天地,白茫茫的世界不见人的踪影,常年没有出逃贫民而乐得清闲的侍卫自然不会在此时的岗位上坚守,毕竟他们相信没有人会选择在环境如此恶劣的一天出逃。
他们忘了贫民窟里的人没有什么选择。要么在这一天逃走,要么死。推开门,吱呀的声音淹没在风雪中,一切的关于贫民窟的回忆,尽被遮去。
身着点缀着珍珠和钻石的长袍,满是皱纹的食指摩挲着权杖上拳头大的红宝石,浑浊沧桑却丝毫不影响威严的双眸冷冷注视着瑟瑟发抖的小孩,白胡须下苍老声音淡淡响起,神明审判般改变了一个生命的命运和存在。
“叫卡米尔吧。”

wwwwwww凯佬我好喜欢你!!!

如果他们是你的男朋友。

凹凸世界向。无敌ooc登场。


你生病了

金:让我送你去医院吧!很快就好的!
格瑞:(公主抱)走吧。
紫堂幻:很难受吗?先吃一点这个吧(药),等会我们就去医院。
嘉德罗斯:哼!麻烦! 跟上我!

你用冷水洗澡
金:嘿嘿下次我和你一起洗吧!
格瑞:别用冷水洗澡了,下次不陪你去医院了。
紫堂幻:用冷水洗?!快去喝点热水别感冒了!
嘉德罗斯:??别洗死自己。


你吃饭挑食
金:明明那么好吃!你不吃给我吃!
格瑞:乖。
紫堂幻:都是有营养的,不要挑食哦!
嘉德罗斯:好好吃饭,别挑来挑去的!


————
就这样吧(捂脸)
ooc什么的多多包容!


爱你们!

彩虹与他

彩虹与他
by陌识

小熊维尼×跳跳虎

夏天,雨季。
维尼超级喜欢下雨天,
他说:“下着雨以及吃蜂蜜真的是太美好啦!”


“跳跳虎!和我一起去彩虹的末端寻找最甜的蜂蜜吗!”小熊维尼嘟着嘴问跳跳虎的时候真的超级可爱。

跳跳虎看了维尼一眼,他的维尼太可爱了,撅着小嘴。
“好想亲他一口呀…”
跳跳虎脑子里蹦出来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摇摇头,拍拍维尼的小脑袋。“好呀,走吧!”

维尼拉着跳跳虎,跳跳虎一蹦一蹦地,本身就比维尼高出一个头,跳起来时,维尼越发显得娇小,可爱。

走呀走呀,彩虹不见了。

“跳跳虎!我的蜂蜜!”维尼拽着跳跳虎,低下了头。

跳跳虎皱了皱眉头,维尼太可爱了,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维尼,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一个小河边,水很清澈,草很绿,天很蓝。

跳跳虎为维尼制作了一个人工彩虹,很短暂但很美。

彩虹——一个只属于维尼的彩虹。

跳跳虎趴在了维尼的脑袋上,眼睛微眯着。

维尼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刻,他只想和跳跳虎在一起——一起看最美的彩虹。





(维尼我爱你!)

皮皮虾×象拔蚌

开假车.
by陌识.

“抱抱啦qwq”象拔蚌委屈巴巴地看着皮皮虾。

    皮皮虾这时刚下班回来,看到趴在沙发上的象拔蚌,宠溺地笑了笑,换了鞋,揉了揉象拔蚌的头发。

  “皮皮虾!我要抱抱!”象拔蚌没有得到皮皮虾的抱抱,嘴巴撅了撅。

  皮皮虾弯了弯嘴角,把象拔蚌抱了起来。象拔蚌满足地亲了皮皮虾一口。
“好啦!快去做菜啦!”

  皮皮虾道了声好。
  随后系上了围裙,去了厨房。

  十多分钟之后,象拔蚌等的不耐烦了,跑去厨房从背后抱住了皮皮虾,用他自己的脸颊蹭了蹭皮皮虾的脸,
“哎呀你快点啦…”

皮皮虾脸上漾笑,很快的,一道菜便做好了。
可惜,桌上的菜显然没有象拔蚌好吃。
“象拔蚌,今日,不如让我吃了你。”

皮皮虾伏在象拔蚌耳边轻轻吐气。

象拔蚌不知所措的愣住了。

皮皮虾一把抱住象拔蚌,舌尖探入了象拔蚌的嘴中,放肆地夺取。

一吻过后,象拔蚌轻喘着气,发出阵阵呻吟。皮皮虾禁不住这诱惑,扑倒象拔蚌在床上。

粗鲁地撕去了象拔蚌的衣衫,象拔蚌全身裸露在了皮皮虾眼中。

皮皮虾下身早已有了反应,轻吐一句
“做我的男人,只吃鸡巴不吃苦。”